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我操了美女大姨子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我和娘


  我坐在床边,手中机械的洗着扑克牌,心象打鼓一样跳。妻和大姨子盘坐在前面的床上,笑眯眯的看着我。

  「我和姐姐输了,罚酒一口。你输了,罚两口,好不好?」妻娇滴滴的声音,似在耳边,又好像离得很远。

  「好!不过,不许串牌耍赖。」我笑答着。瞟了一眼床上的姊妹花。

  前天斗地主,她们姐妹串通,输得我半年都要刷碗。妻在向我笑,大姨子也在向我笑,那笑容似乎有些诡异。我的心慌慌的,昨晚和妻子的对话又浮现在心头。

  「哥……你不心痛我,欺负我……」妻子偎依在我的怀里,脸红红的,高潮的红晕还没褪去。「每次都要得人家骨头都快散架了才罢手。你坏!你坏!」妻子嘟着嘴,轻轻敲着我的胸,撒着娇。

  年前工作忙,年后来客人,已经半个月没有做爱了,今晚大姨子被丈母娘留在娘家谈心,我们自然要抓紧时机亲热。最近憋坏了,我要好好地发泄一下。

  年初三我的床上躺着俩美女,叽叽喳喳的彻夜谈笑。而我却在在书房的床上一柱擎天,守着老婆竟然梦遗,说出去实在丢人。最可气的是,老婆昨晚上厕所遇到我,还坏坏的笑,温存片刻,却不让我得手,在我JJ上掐了一把就跑了。

  小别胜新婚,我很坚挺,妻也早早进入状态,刚抽插了几十下,她就开始高潮了。艰难的顶过了妻子高潮时吮吸般的悸动。我的神经骤然轻松,后面就是我的天下了。

  温存的爱抚让妻子稍微恢复体力后,我开始了对调皮老婆的挞伐。

  对敏感地带的亲吻拨弄,忽快忽慢的抽插,不断变换的体位。让我身下的女人从娇喘到呻吟,从矜持到放荡。

  在女人身上随心所欲,予取予求所带来的快感,要比简单的射精强上百倍,我紧固精关。不断变换姿势和花样征服我身下的女人。

  「哥……抱我……」对于妻子一再的含蓄暗示,我装聋作哑,直到她满面娇羞的恳求,我才长驱直入,猛打猛冲,拳拳到肉,最终一炮两响,让妻梅开二度。

  「人家连指头都没力气动了。」妻分开腿,示意我帮她清理下身的狼藉。

  对于妻子这种恭维我的方式,我虽然心知肚明,但还是忍不住十分得意。我知道,妻这样做是为了告诉我,她被我征服了,好女人,是容易满足的女人,更是能够让男人得到成就感的女人。检阅女人刚刚被征服的土地,会让男人的成就感油然而生。妻子很懂我。

  我轻柔的用湿巾擦拭着妻子的花蕊,妻子一脸的享受,任我藉机揩油。我在床上坚持得时间越来越长,很大程度上归功妻子的不断赞扬导致的信心增强。

  「啊!……弄得人家又丝丝拉拉的想了,你就是喂不饱的狼。」妻子嗔怪道。

  「谁让你只顾和你姐说私房话,把我赶到书房,这么多天都不给我了。」我坏笑着。

  「嗯,我也想了……你刚进来,我就来了。」妻子一脸娇羞,为自己方才的淫荡寻找藉口。

  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高潮,比自己高潮更有快感,我内心充满了得意。

  「我过劲了,今天不能再来了。」妻子打开了我继续拨弄的手,「不能要的太频了,对身体不好,你都三十多了,该注意保养了。」稍微平静下来的妻子,恢复了贤妻淑女的本性心一热,我把妻子拉到身上,爱抚着她的背,「我要操你一辈子,下辈子我还操你!」脉脉含情的情话,被我说的如此色情,依然打动了妻子的心。

  妻子拥着我,一阵感动:「哥,遇到你,真幸福,我命真好。」可不知怎的,妻的情绪低了下去。

  「怎么了?」我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,问道。

 「没怎么……」

  「是不是哥哥刚才发挥得不好啊……」我调笑道。

  「真的没怎么……」

  我没有继续追问,只是更紧地抱着她,爱抚她。许久,妻子好像喃喃自语对我说:「我想起了我姐,她也说我命好。」我有些奇怪,「命好,还不好么……」「可是我姐命不好。找了那么个男人,花心,还不行,坑了她了一辈子。我姐很苦。这么多年守活寡,即便在一起的时候,也是几下就完。从没有得到过真的快乐。」她们姐妹俩感情很深,无话不谈。这些大姨子的隐私,妻子早和我说过,目的,我猜是让我比下有余,增强信心吧。

  「没关系的,现在离婚的多了,你姐条件不错,离婚了还愁找不到好男人么……」我说。

  「我姐都三十多了,还生过孩子,那容易找到中意的。她心气还高,分居这几年,处的几个朋友,要么图姐姐有钱,要么图色,真心的却没有。」「是啊,年龄相仿的,经济条件大都不如你姐,有的人根本就是看中了你姐的房子和钱,经济条件能和你姐差不多的有车有房的30多的男人,谁不想找个大姑娘啊。40多岁有车有房的,倒是好找,可你姐不要。」我分析道。

  「我姐说已经守活寡十年了,不想以后继续守寡。」妻子的话让我心头一痒。

  「一个女人,最美好的年华都荒废了,白做一回女人了。」妻子悠悠的感慨道。

  「要是我姐也能享受到这样的高潮,该有多好……」妻子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我不知该怎么搭腔。

  「你帮帮我姐呀!……」妻子说。

  我的内心开始狂跳。迷迷糊糊中,妻子问我,「我姐漂亮么?」「你们姐俩都漂亮。」我小心翼翼的回答,心里嘀咕,「是不是我和大姨子的网路激情被发现了?」「那我把你分一半给我姐,好不好?」妻子的话让我石化。

  「你神经了?」我用手摸她的头,「没发烧啊?」「说话呀,你不是对我姐很有感觉么?」虽然我和妻子为了增加情趣,也曾拿她的闺蜜作过性幻想游戏,但对她姐姐却从来没有直接的幻想过。妻子不容许亵渎她姐姐,我往上引,她就岔开。

  我们心照不宣的方式,是妻子给我讲大姨子的某些性方面的隐私,比如大姨子和妻阴部的差别,大姨子的第一次,我这时候就会非常的有力。坚持很长时间,有段时间,大姨子几乎成了我们的闺房春药。

  但挑明了把我的心思讲出来,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。我尴尬的笑着,好像偷糖果的小孩被抓住了手,不吱声。

  「你当我不知道你的心思,每次我们做爱,我提起我姐姐,你都特别的利害。」「知道你还提,我没冲动就不是男人了。」我狡辩道。

  「还不是为了你。」

  「你舍得把我送人?」

  「不是送人,是分享。从小我和姐姐就要好,有好吃的,都是分着吃的。」妻笑着说。

  「我又不是棒棒糖。」

  「帮帮我姐吧,我姐还从没有得到过真正的高潮。」妻子的声音好像魔鬼的诱惑。

  再大方的女人,也不会大方到与别的女人分享男人,我提醒自己,这是陷阱。

  「你姐这么漂亮,还能缺了男人?你不知道罢了,瞎操心。现在一 夜情的还少了么……」「我姐从没有过别的男人!」「有了还能跟你说!傻丫头。」「真的,我姐什么都和我说的,她不是没有想过,只是去见面差点被强暴。

 再也不敢了。」

  「哦?真的?「我下身的兄弟蠢蠢欲动。

  「我姐说了,本来打算和那个人上床的,谁知那人怕她拒绝,偷偷在饮料中下药,把她弄迷糊还吐了。才没成,后来就不敢约会了,网路人太杂。听说还有人被偷东西,拍裸照敲诈。她都承认这个了,还会瞒我么。」我的头越来越混乱,意乱情迷中,彷佛听到妻子在问我,「哥,你喜欢我姐么?想和她发生关系么?与其让别的乱七八糟的男人操我姐姐,还不如便宜了你。

  你能让我和姐姐都幸福的,这样我会更开心。」--妻子的声音如同天籁之音,心中的锁被一个个打开。

  「哥,你这么棒,一定能让我姐姐做一回真正的女人,好不好嘛……」魔鬼的诱惑在我心底炸响,心底的魔鬼再也抑制不住了,一个声音在耳畔回响,「我要操大姨子,我要姐妹双飞!」我翻身把妻子压在了身下。

  老婆,大姨子,我,盘腿围坐在一起,在床上斗地主。我输了,又喝了两口红葡萄酒,这是大姨子刚刚喝过的酒杯,我感觉得到她的的唇香。

  大姨子不能喝酒,接连几口红酒,脸已经红了,妻子的脸也红了,她有些兴奋。

  一大瓶红葡萄酒很快被喝光了,我觉得自己也有些微微的发醉了。

  心怦怦的跳,期待着……

  「好热啊……」妻子说。

  「酒没了,罚什么?」大姨子淡淡地说。

  「输了就脱一件衣服,好不好?」妻子向我眨眼。

  大姨子不作声的洗牌。

  「就这样决定。「妻子说。

  几轮过后,我穿着背心。她们也是衣衫不整了,女人的衣服真多,我开始作弊。

  大姨子的衣服被一件一件脱下,她的神情有些羞涩,动作优雅而从容。这脱衣服的情形怎么似乎我和大姨子qq做爱时脱的衣服一样,我晕晕乎乎的想。

  最后后的内裤了,大姨子羞涩的夹紧了腿,「不行不行……」我和妻子异口同声说,「认赌服输。」妻用手在缝隙中一按,「啊……」大姨子好像被抽掉了筋骨,分开了腿。妻子把大姨子的裤头扒下来,交给了我,「给你,别让姐抢回去。」我贪婪的看着这个曾经让我无数次幻想过的身体,乳房小巧而挺拔,腹部平坦得没有一丝赘肉,最美的是那双腿,修长而性感,两腿间的缝隙真宽呵,即便夹着腿,中间的肉缝也清晰可见。

  「我和姐姐的下面一点都不一样,我姐姐一片毛,我却只有几根细毛。」妻子在我耳边悄声地说。

  妻子不知什么时候也褪去了最后一缕遮挡,轻轻的拉过姐姐,分开她并拢的腿。

  大姨子的脸红红的,痴痴地看着我。妻分开大姨子的肉缝,讲给我,「我的小豆豆几乎看不见,我姐姐的却鼓出来,还有……」说着,扒开了自己的花蕊,「你看,我姐姐的小阴唇比我的大,我的大阴唇肉鼓鼓的,好像馒头。」不知怎么回事,扒开大姨子的b的,变成了我的手,我贪婪的看着眼前的小穴,那穴已经充血,流满了淫水。

 我吞咽着口水。

  眼前,姐妹花并排躺着,都用手分开自己的最隐私的地方给我看,只是妻子的非常清晰立体,大姨子有些模糊。

  我贪婪的看着,用舌尖吮吸着,用手拨弄着,我的下身已经硬得发痛了。我扑上去,急风暴雨般的抽插妻子,很快她就像案板上的鱼,开始拚命的摇动自己的下肢。

  一阵颤抖后,妻子娇声地对我说,「我不行了,你去干我姐姐吧……」我转过脸去,大姨子的脸红红的,乳房高挺,乳头挺立,眼神迷离。

  「你能行的,我这么紧的b,你都能干高潮,我姐姐生过孩子的阴道你更是轻松搞翻了。」妻的声音在我耳旁低语。

  大姨子跪在床上,背对着我,让我魂牵梦绕的臀翘着,回头望着我,臀缝中花蕊已经绽放。我感觉到一股热流正在身体里积聚。忍不住,跪走过去,抓住她的胯。

  妻紧贴着我的背,用胸拥着我,「去!操了我姐姐。」大姨子回首望着我,妩媚的看着我,说:「来,操我。」妻子用她娇小的手,抓住我青筋暴起的阴茎,引导着,插向她姐姐的身体,「啊……真紧啊……真热啊……还一动一动的。」刚刚进入,我就忍不住产生了射精的感觉,「怎么回事,怎么比妻子的还紧?不是说生孩子松了么……」我疑惑到。

  拚命的控制着自己的慾望,我咬紧嘴唇,不顶用,我拚命的提臀,不顶用,我分散注意力,不顶用,射精的感觉依然强烈,我慌了,心底在呐喊,「不能射,太丢人了,我要给大姨子高潮,我要让她欲仙欲死!」我想退出大姨子的身体,缓口气,可是妻子压在我的背上,我动不了,大姨子在动了,轻轻的摇摆身体,阴道蠕动起来。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,「我不能射!我不能射!」我拚命的忍着,想要从大姨子体内拔出来。

  突然,我醒了……

  妻偎依在我的怀里,睡梦中正在甜甜的微笑,手里握着我的鸡鸡,「这个摸这我鸡鸡睡觉的习惯可要改改了,万一做噩梦,我还不成了太监?」我嘀咕着。

  「要是刚才不是梦,该有多好!」我叹了口气,再也睡不着了。

  我要把梦变为现实!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我和娘